« 弊端揭發人保護制度 | Main | 自由時報的自由文庫 »

2003.12.27

Comments

工頭

冷漠很久了,根本不願意去想這些事情,
現在的工作正好也符合這種情境;
可是為什麼每天心底那說不出的鬱悶暗潮浮動。
我是相信蝴蝶效應的,我也願意相信你的直覺。
正在凝望,這渾沌要把我們帶到什麼樣的世界去。

小黛

是,現在的時局想看都看不清楚,何況鬱結如此之久,我相信那一波動盪就快到了。

工頭

引用時不小心多po了一次。請將多餘的留言刪除,以維版面清潔^^;

tm

才剛刪掉呢,是心有靈犀喔。

工頭

嘿嘿,是渾沌的力量 ;-P

格瓦拉

首先,恕我駑鈍,實在不懂這篇文章要表達什麼。從防衛性公投到學運到阿扁人氣下滑再回到學運...或許只有渾沌二字可以形容。

來不及趕上野百合學運,但是鄭前局長的那句:學運世代是資產階級接班人,我覺得完全是個屁。難道沒有跟隨他的人,就一定要被打黒嗎?引述一個所謂學運世代的朋友所說,當年的工委會,他號稱與各黨等距,那麼為什麼當了馬團隊的勞工局長?因為公娼問題緊咬阿扁,那麼馬市府時代,公娼合法了嗎?而現在百萬廢票、樂學連..這些不知所云的活動,又看到他的身影,真的不懂這樣做對社會到底有什麼好處。投廢票能改變什麼?台灣的環境真的好或壞到了沒什麼可以努力,只能動用資源號召投廢票嗎?樂學連的快樂教改,搞不清楚真正的問題是在家長,在社會的價值觀(萬般皆下品),而不僅僅是政府嗎?在南陽街搞高空彈跳又怎樣?除了上新聞之外還有什麼?更糟糕的事上了新聞,閱聽者卻不知道這樣的活動為了什麼...我覺得有權力、有能力(指有資源搞這些東西)的人做出這樣的事情,非常可悲。

另外,講到陳定南,我相信有人比我認識他多,他真的會是那種為了貪圖幾十萬車馬費,佔著茅坑不拉屎的人嗎?政治智商低下如我,都看得出來從站台到車馬費事件,是什麼樣的操作;接下來有人把藍營的扯進來,馬上又轉打余政憲...當然,車馬費、兼職問題都值得討論,並不是以前的人如何,繼任者就應該如何,但難道這些不能法制化?因人而異的高"道德"(請注意,是道德)標準,不會是有心人的操作?

再說到林義雄,他的那段話是『非暴力抗爭的方式,包括下跪、禁食,甚至自焚』,馬上就被過度解讀,真的非常讓人生氣,難道林家犧牲的還不夠多嗎?有沒有發現他最近拜訪的是連戰,原因是什麼?既然泛藍通過了一部國會有提案權的公投法,那麼國會多數是誰?要不要打賭藍軍會不會"替"林義雄提出核四公投?而把李義雄比喻為吹哨者,應該是溢美之詞,我想如果真的是吹哨者,新聞報導的時候不需要使用『 號稱第一位公開加入民進黨的調查員李義雄』這樣的詞句。

另外,阿扁人氣的部分,我想沒什麼好感傷的,支持他如果是基於信念,基於國家定位,基於為了台灣的未來(當然,我們所想的都不一定是對的),那麼,『雖千萬人,吾往矣』。並不是因為有多少人挺他,或是他握手的時候親不親切,謙不謙卑。

最後,我只能說,時局一直都很清楚,也從沒有清楚過;單單感嘆、悲傷,那麼彩虹、蝴蝶永遠都不會來。該做的,能做的,真的太多了,或許只是寫寫東西,也或許真的不是。不管是什麼世代,能對社會貢獻的,永遠比自己做的更多。如果少看點電視、報紙、雜誌,能讓我們覺得世界沒那麼糟,那有何不可?另外,引用過多中國時報的報導...真的會讓自己更渾沌倒是真的...:P

抱歉,鄙人初次造訪就撒野,話不中聽,請見諒。

tm

格瓦拉,

歡迎你的來訪,這篇文章不是什麼論說文,它想要表達的是我自己如何在這些表象的事物中隱約感受到的「動向」,如果它能觸動那些三十多歲以上的朋友,或許是因為我們已經比較能夠超越這些新聞及話題的表象,而從自己的生命經驗及理智中找到判準的依據。

當然,年紀大些或具有專業能力,未必就能有所洞見;尤其是敢公開具名地說出來的,在我們這個社會中,仍然不多。如同最近一直縈繞在我心頭的問題:為什麼是由一個天真的小孩來揭穿「國王沒穿衣服」的事實呢?那些大人們不敢說出來的原因到底是什麼?

網路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事實揭露的管道,只要人們有勇氣敢負責,在網路上揭露、回報,其實是最不怕被吃案與秋後算帳的,只是「天真的小孩」在哪裡呢?如果一個不夠,兩個、三個、更多個的出現,是否可以讓我們更快地進到一個新而有希望的世界呢?

你所指出的一些矛盾之處,我是知道的。如果陳定南明知道溢領車馬費是不對的卻照領不誤,我們作為納稅的百姓當然有權利譴責他;而如果他之前不明白這有問題,那麼這就是制度的問題了。不管是不是有心人的操作,至少這個制度性的漏洞現在可以被檢視、補起來了,對人民來說,也算是一項功德。

實際上,在我們的政府或社會上類似的弊端所在多有,如何能不把它當作是個案,而是從制度上藉由透明化來改善這些問題,向來是我在這個 blog 上頭所秉持的基本態度。由此來看,當我們可以將「吹哨者」內化成自身職責的一部份,而不只是將其視為特定立場的「英雄」時,那才是個有希望與未來的世界。

如你所言,「該做的,能做的,真的太多了」。接下來,我還會在後面寫的文章裡一一道來,也歡迎你繼續批評指教。

至於中時最近的一些報導,確實是有許多讓人覺得精神分裂的地方,相較起來,udn 網站昨天的一些報導與社論就來得頭腦清楚且一致的多。由於我只在網上看報,而因長期從事媒體工作也知道該如何看待這些新聞,應該不致於會被這些報導牽著鼻子走。只不過需要藉由它們來作為與讀者討論或情緒鋪陳的共同基礎。

簡單來說,對國內媒體作癥兆性閱讀是可以的,不過決定台灣發展的,我認為已經越來越不是我們(不管是政府或是媒體)自己內在的、主觀的力量。「混沌理論」(Chaos Theory)的意涵跟個人腦袋的渾沌狀況應該無關,可別被我跟工頭的玩笑話給搞混了。

工頭

格同學的留言,依然令人感到充沛精力,真好。這樣的聲音應該是要被發出來的,我相信也讓tm能夠更進一步去做一些詮釋。

作為老朋友,或許格同學對於我現在的面目模糊會感到不解或不滿;事實上我的基本信念並沒有太大的改變,但是作為一個時間被切割得十分破碎的偶然的觀眾,我的確只能用一種渾沌的趣味去看目前的事態。

我不敢說贊同tm所有的看法,但可以理解這種渾沌的感覺。渾沌的感覺不是結論(可能也不會有結論),就像我們都無法預期格同學會丟出這樣一篇變數,然後會怎麼發酵,期待。

至於tm說「混沌理論(Chaos Theory)的意涵跟個人腦袋的渾沌狀況應該無關」,相信我,至少和我的腦袋有關 ;-P

Agni

格瓦拉,

說出來,喊出來.撒野何妨,話不中聽又何妨!
我們不是正從被掩蔽的過去走出來!
我們不是正拒絕新的幻象阻擾邁前!
說出來,喊出來.顏色何妨!左右不同又何妨!
我們不是正注意新舊的老闆是否有所變化!
我們不是正審視構建的價值是否有所不同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文字語言都有它的不足表達的能力,
或許感受到的感嘆、悲傷的表面,有著發酵,期待的沈澱.

tm

謝謝 Agni 再度激情演出。只要是真誠以待,而又不違人權,這個 blog 不過是由我起頭搭起的平台,不管左右新舊藍綠老少,都歡迎在此暢所欲言,讓更多的聲音可以相互激盪,凝聚出新的可能。

The comments to this entry are closed.

Photos

  • www.flickr.com

Twitter Updates

    follow me on Twitter

    Tm's lists

    • 正在讀的書